林安子

=陌猫/林安子
更新基本随缘吧...吧?
想和大家讲话ww
志向是相声演员了

所有向往,都要付出代价。

【喻黄】荧光闪烁

天天17岁生日快乐!!!
给我们永远可爱的小狮子!!!

*HP设定,私设如山
*取名废,逻辑混乱,有bug请见谅qwq
*害怕地加上ooc预警x
--------
  今天是格兰芬多五年级生黄少天的生日,不过由于正值暑假,所以聚会很早之前就定在了魏琛开在对角巷的酒吧。
   黄少天起的很早,一起来就被满床的礼物吓到,窗外还有好几只排队站着的猫头鹰,耷拉着羽毛,显然等了很久。此时看见黄少天醒了,激动地直敲窗户,“梆梆”响得像是几百只护树罗锅在打架。
   猫头鹰的脾气显然不是太好,见黄少天没有理它们,用的劲更大了。黄少天想着卧室窗户的玻璃质量够不够好,要不要施个强化咒什么的,然后打开了已经备受摧残的窗子。
   几只猫头鹰施施然飞了进来,把包裹丢在黄少天床边的小山上,冲着被关在笼子里的夜雨声烦叫了几声,夜雨声烦接收到了信号,冲着黄少天咂了咂嘴,坚硬的鸟喙敲击出声。
  “我还有选择吗?好吧好吧...看在我今天生日的份上,”在夜雨炯炯的目光下,黄少天只得走过去给它开笼子,在临开门的最后一步,又补充一句“但是不准去找索克萨尔!”
   夜雨声烦对于主人的这个要求表示理解不能:之前明明是你拉着我要和索克打好关系,现在怎么翻脸不认人了呢?
   看着自家猫头鹰很是人性化的表情,黄少天也没打算给它解释,开了门便放任它自己到处游荡去。
   反正只要在聚会之前回来就好了。黄少天一下瘫回床上,盯着天花板上的魔法天空:它现在是个漂亮的晴天,软糯的云彩轻飘飘地前行,湛蓝的天空就像是蓝宝石一样,嗯...有点儿像魏琛那个老鬼在酒吧吧台后面嵌的那一颗。

   魏琛的酒吧开业之前,黄少天吐槽了很久,彼时同宿舍的宋晓和郑轩都被他荼毒不浅,终于在第八十一声“压力山大”中盼来了新任蓝雨社社长喻文州,然后在两个人打赌魏琛的酒吧能坚持多久后得到解放。
  不过令黄少天惊奇的是,魏琛这看上去就是一摇摇欲坠的违章建筑居然生意不错。他与喻文州赌的三个月自然是泡汤了,只能乖乖答应对方一个要求。喻文州很是认真地想了想,“可是我现在还没有想好啊,少天就先记着吧?”
  当时才一年级结束的黄少天没学过多少咒语,想不出什么能让喻文州出丑的咒语,还被未成年巫师法限制着不能在校外施咒,只能忿忿地答应下来,然后反应极快地嘴炮回击了在一边看热闹喷撒垃圾话的魏琛。
  而新任酒吧老板当时就跳脚大骂“黄少天你这个没良心的臭小鬼!你去年刚入学的时候不记得口令蹲在休息室门口的时候是谁来找你的?你的魁地奇还是我教的,想当初老夫也是最佳击球手啊!”
  “老鬼你还好意思说?你什么时候那么好心来找我了?明明就是被方世镜教授赶出来的对吧!而且你这个格兰芬多的院长自己也不记得口令还好意思笑我吗?好意思吗好意思吗!要不是喻文州那时候从图书馆绕路回来咱们得被关到第二天早上,这是丢人丢到家门口了!要是那天被叶修王杰希看到我的一世英名就毁了!还有啊我说了很多遍,我是个找球手!找球手不需要用球杆挥向鬼飞球!真的不需要!”
  “我那是好心你还不乐意了!”
  “那你也不能逼着一个刚刚骑上扫帚的找球手去捉一只发狂的鬼飞球啊!还有没有人性了?金色飞贼和鬼飞球的大小能是一个档次的吗?这种事你找王杰希都不一定抓得到啊!!”
   喻文州很冷静地看着两个人互相伤害,抿了一口果汁,等着他们互爆黑历史吵完架再把黄少天带回去。毕竟黄少天的妈妈很喜欢喻文州这个邻居家的乖孩子,两人出门之前还特地叮嘱要把黄少天看住。
  他看了看还贴着报纸的墙面上临时挂上的钟,转头招呼还在咋呼的金毛小狮子:“少天,走吧,时间不早了。魏教授,我们改日再来拜访。”
   黄少天哼哼了两声,算是答应了喻文州,这个极有天赋的纯血种小子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不是哑炮却实践课这么烂的纯血种,给魏琛打过招呼以后,就熟门熟路地抓了一把飞路粉丢进刚刚点起来的火炉。
   在飞速旋转的绿色火焰中,黄少天觉得自己好像看见喻文州对他笑了一下。这个家伙!没事笑什么笑!?他摸了摸有点发烫的脸,认定是火炉的问题,刚打算抱怨几句,就被甩出炉门,颇是狼狈地滚在地毯上。
   然后喻文州就跟着从火炉里走了出来,看到黄少天的时候显然一愣,表情变得很是奇怪,憋笑憋的辛苦又怕伤到小狮子不知道上限在哪儿的自尊心。
   自此黄少天对飞路粉深恶痛绝,坚定不移地每天骚扰王杰希试图成为骑扫帚高手,搞的王杰希脑袋很大,眼睛也很大。
   后来虽然成功了,却不得不为王杰希抢了半年的图书馆座位。皮皮鬼对此大吃一惊,到处宣扬格兰芬多黄少天和斯莱特林王杰希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黄少天听闻以后咬牙切齿地表示“我和老王能有什么二三事?谁要看上他啊!我这么光明磊落英姿飒爽能有什么八卦,要有也是和我们文州好不好!”
   彼时喻文州笑眯眯地端着菜从拉文克劳的桌子那儿走过来,郑轩很自觉地朝徐景熙那儿挤了挤,,给喻文州腾出个位子来。喻文州道了谢就用秋葵换走了黄少天面前的牛排,“和我有什么呀?来,少天,吃点蔬菜。”
  “没什么没什么!你在干嘛...我不吃秋葵!!”黄少天对着绿油油的蔬菜指指点点,不肯动手,“我在想,我这么丢脸地被老王奴役了这么久是为了什么呢?是因为不要飞路粉,为什么不要飞路粉呢?是...”他又不说话了,闷下头扒了口饭,抬起头的时候又接上刚才的话,语气中带着点无理取闹的意思,“反正这一切都怪你!”
  而喻文州也只是笑笑,对此心知肚明:“怪我?我以为你会怪魏教授的。”
  黄少天还打算说点什么,但是喻文州显然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大爆手速把另一个盘子里的酥饼塞进他嘴里。黄少天挣扎了一下,看着对方笑眯眯的眉眼忽然就没了脾气,歪歪斜斜地倚在长椅上,由着喻文州给他投食。
   围观的格兰芬多们忽然觉得眼睛有点疼。

  靠,怎么又想起喻文州了?说好的不去想他的。黄少天像是没骨头一样软绵绵地躺在床上,骂了自己一句,没边际地胡思乱想着。
  其实两个人在暑假之前还是好好的,好得如同连体婴一般寸步不离,更何况赶上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这个学期几乎所有的课都一块儿上。据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王同学说,这两个人走到哪儿都恨不得捆在一块儿,干脆厕所都一起上得了,堪称霍格沃兹行走的现充。作为当事人之一的黄少天得知后严厉谴责了该同学对他和喻文州关系的不正直想法,认为这有失作为一名霍格沃兹学生的格调。当事人之二喻文州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对黄少天的话不做任何评价。
  按理说眼看着快要放暑假,这俩人再怎么腻歪也闪不到其他人了,他俩却偏偏闹了矛盾。黄少天突然就不和喻文州成双结对出现了,两个人见了面就像没看见一样,冷淡得他俩之间的空气都要凝结。
   黄少天依旧插科打诨闹闹腾腾,就是不再粘着喻文州了。
  喻文州依旧微笑待人温温和和,就是没有黄少天跟着了。
   作为黄少天室友的郑轩很崩溃,这两个人平时秀恩爱闪他们就算了,为什么打冷战都要秀?他一脸冷漠地拎着白斩鸡爬出肖像画时,看见了同样来送食的徐景熙,并且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同样的冷漠——什么都别说了,战友!
  迅速交换了手里的食物,郑轩把奶黄包带回去的时候黄少天正瘫在床上装死,一闻到味道就蹦了起来“哎哎哎我说郑轩你什么时候效率这么高了?去了一趟拉文克劳塔楼之后还去后厨一趟?加速咒还是疾行粉啊?那些家养小精灵真是很热情让人难以拒绝啊,每次我去他们都塞一大堆食物拿都拿不下,要不是文州...”他微妙地顿了顿,转开话题“快快快分我一半分我一半,你要知道咱俩的交情绝对不能输给一只奶黄包对不对对不对?”
  郑轩隔空把奶黄包丢了过去,“黄少...这都是你的。”
  稳稳的接下了奶黄包,黄少天塞了一个到嘴里,含糊不清地和郑轩讲话“你自己怎么不吃?我跟你讲这奶黄包特别好吃诶。”
  “这是喻级长给你的,我刚刚在门口碰到景熙了。”
  “咳咳咳!”黄少天被惊得呛到,差点一口包堵在喉咙里下不去。缓过来以后神情复杂地看了剩下的奶黄包一眼,纠结着要不要吃掉。
  “黄少,你和喻级长吵架了吗?”
  “没有没有没有,他这种人连拒绝人都轻声细语地,怎么会吵架呢?”黄少天艰难地抉择后,决定把奶黄包都干掉。
  “那你们怎么了啊?你们这样低气压我真的压力山大啊...”郑轩的声音到后面就低下去了。
  “没什么啊。”
   真的没什么,不就是喻文州和他们学院的漂亮女级长卿卿我我地一起聊天吗?不就是为了那个女孩子几天没理自己吗?我为什么要不高兴呢?
   吃完了奶黄包,黄少天把自己深深埋进四柱床柔软的被褥里不再言语。

   黄少天单方面要求的冷战一直持续到了暑假里,两家人作为邻居自然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为了坚定自己冷战的决心,黄少天愣是憋了一个多月没出门。
  外面不知道谁的猫头鹰尖利地叫了一声,黄少天不胡思乱想了,他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匆匆套上便服,撕开礼物堆的包装。
  孙哲平很有个人风格地送了一大袋金加隆,黄少天吐了吐舌头,该说果然是金大腿吗?张佳乐倒是送了他一只巫师表和一束蜜蜂公爵的吐蜜花糖,黄少天折了一枝花叼在嘴里继续拆包裹。
  张新杰给他送了一沓会自动报时的时间计划表,黄少天犹豫了一下,把它随手堆在桌子上。韩文清给的是一枝很秀气的羽毛笔,这倒是有点出乎黄少天的意料,他还以为会收到拳套什么的。
  魏琛给了他一张黄少天刚入学时的大合照,那一届的新生个个精神抖擞意气昂扬,眼睛里闪烁的是理想和对未来的向往。黄少天撇了撇嘴,“嘿,这老鬼。”然后小心翼翼地把照片挂在墙上。
  王杰希不负他的希望,真的配出了福灵剂;叶修给了一卷魔法胶带,说是要用这个堵上他的嘴,造福全学院;肖时钦给了一只柯基形状的机械小闹钟,作为魔法师很少有人捣鼓这些,也算得上是件收藏品了;周泽楷和孙翔联手送了一只小狮子的手工手办;还有黄油啤酒,天文课可能会用到的星星模型,一只包装奇怪的水晶球,几袋金加隆等等。
  等等?黄少天扒拉着礼物堆,喻文州的呢?他没有送礼物?
  靠!
  黄少天此刻完全没有自己先搞事情的自觉,越发觉得喻文州不可饶恕:背着我勾搭女孩子还忘了我生日?!
  他朝隔壁的房子看了一眼——静悄悄的,仿佛没有人一般。嘟哝着下了楼,早餐已经放在桌子上了,黄爸爸黄妈妈早就说好让黄少天过一个自由的生日,只要不犯法干什么都行。
  食之无味地吃完了早餐,黄少天提起扫帚冰雨朝对角巷的方向飞去,到了魏琛的酒吧门口,进门却一个人也没看到,连灯也没开,黑黢黢的。黄少天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懵:这些人搞什么?说好了来这儿庆祝的呢?人呢,礼物呢,给天哥的欢呼呢?
  摸索着往前走了几步,黄少天正打算点亮油蜡烛,就被人拽住手腕。他反应迅速地转身一个肘击,被对方闪过了,但救出了手腕,黄少天抽出魔杖指着黑暗中模糊不清的人影,言简意赅,“你是谁?”
  人影像是被他的举动逗乐了,闷笑出声,有些低沉的笑声震动着黄少天的耳膜。这回黄少天知道了,“喻文州!”
   “嗯,少天,是我。”喻文州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反正按照他的计划,黄少天也是要认出他来的。
  “你来干什么?这是我的生日聚会!”没收到喻文州礼物的黄少天特地强调了“我的”两个字,“我们还在冷战呢!我告诉你啊喻文州,别以为我原谅你了!”
  “可是是少天你先和我讲话的呀。”
  都不用看,黄少天都能想象出喻文州此时无辜的表情,他想反驳,却发现好像确实是自己先开的口“......”
  黄少天觉得好气啊,自己为什么要开口。
  “既然不生气了,少天,你跟我来一下。”
  喻文州的手劲意外的大,黄少天竟然没挣脱开来,只能由着他把自己拉到不知道被施了什么咒语漆黑一片的后院。
  “喻文州你要干嘛?”酒吧的后院他又不是没来过,这要搞什么幺蛾子?
  “那个女生是我表姐,她和我同岁,上次是来讨论族谱的事情。那几天事情太忙,我就没有来得及回复你的猫头鹰。”喻文州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几句话,“现在少天真的不生气了吧?”
   不生气了不生气了!黄少天差点脱口而出,又刹住车,换成一句“我知道了。”
  “还有,你的生日礼物在这儿。”喻文州的魔杖尖突然亮了起来,在黑暗中感觉不到的距离被照亮后一下子拉进,黄少天觉得喻文州的鼻息好像喷到自己脸上了:是不是太近了点?
   不就是个荧光闪烁吗?天哥并没有就此收起他的脸色,喻文州似乎看了出来,凑近黄少天的耳边说话,声音温柔,“不止这样哦,少天看好了。”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耳根可能红透了,心跳突然就不受控制地加快,他没有说话,死死盯着还是漆黑一片的后院,假装冷静。
  “荧光闪烁。”左边喻文州的声音响起。原本混沌的后院突然亮起了亮黄色的光点,先是低处的深绿色灌木,草地上的卵石小径,然后是静止的喷泉,卷上兔卷斛的石雕,还有看不出年岁的老树,没有刷漆的围墙,全都亮了起来。
  最后是天空,明明是个魔法,黄少天却觉得这真的是星空,明明灭灭,远远近近,似乎伸手就能够到。闪烁的光点渐渐汇成一条光带,浩瀚不已。
  “怎么样?还满意吗,天哥?”喻文州从背后靠近了黄少天。
  “勉勉强强过关吧!哎文州你这是怎么做到的啊,我记得当时教授说......”看上去黄少天显然心情舒爽,话匣子也打开了,喻文州为接下来的计划不得不打断他。
  “少天?”
  “嗯?什么事呀文州?”
  “我再送你个礼物吧。”
  “好啊好啊,是什么快让我看看!”
  “送你个男朋友怎么样?”
  喻文州有点紧张地等着黄少天,他其实也没什么底,准备了几个月的礼物也不知道有没有让黄少天开心。被这个礼物吓到的黄少天再一次脑袋发懵,张着嘴当机了几秒。
   过了许久都没有声音,喻文州几乎要以为自己失败了,黄少天突然转过身抱住喻文州,
  “这个礼物满分!你天哥很满意!”
   喻文州低头看着黄少天金色的发旋,和怀里的人笑到了一个频率上,“嗯,我也很满意。”

--------
卧槽终于赶上了吗?!!差点死在ddl之前啊!
接下来应该会开长篇啦嘿嘿,再一次祝我们天天生日快乐!!!

*ฅ(*`ω´*)ฅ喜欢的话请给个小红心或者小蓝手吧w

评论
热度 ( 13 )

© 林安子 | Powered by LOFTER